WinnieWest

求一下这张的出处_(:з)∠)_

脑洞

程剑桥抱着原稿站在走廊里,头顶上全是“???”,昨天还不到吃晚饭的时间盖哥就让他来拿稿,现在又说熬夜敲字儿敲太晚要补觉,连门都没让他进。

这绝对有事儿啊。程剑桥预感自己的拖把头又要愁掉毛。

盖是他们社最难搞的写手老师,出了名的吃软磨不吃硬磕,还间歇性发神经,半夜突然打开微博怼别社老师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主编气到快要地中海,临交稿玩“老子不给”这一出让换的几任编辑都欲吐血。

偏偏盖的连载人气又很高,《空城计》和《苦行僧》先后出了网剧,逼得主编后来破罐破摔,让新入社的两个新人编辑程剑桥和曾坤一起,分别负责周延现在的两个连载,你对弟弟好意思发火么,你看着桥和坤的脸告诉我你不给??!

结果还真就见效。

这也意味着他盖爷现在是程剑桥的责任了,毕竟曾坤实质上只负责卖萌。

唉,咋个整哟。

另一头,周延心虚的锁上门,自己可是给了桥和坤钥匙的。

这绝对不能让人看见啊。

周延的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人,刚起床的时候一开卧室门吓了一跳,拿起床头柜上的杂志卷了个卷质问他怎么跑到自己家来的。

那人面色沉静,抬头时屋里突然刮起风。

“我是最后的大魔王,此番前来,是为了一举制裁这神代之地。”

最后的大魔王心想,自己的造物主必须不能够是个二货,睡觉流口水,还丑。

周延心想,呸,小屁孩中二病,王昊怎么知道他连载里最后的大魔王原型是他,明明可以把大魔王写帅了一大圈,这都被看出来,灭口。

xxxxxxx

总之是个“我小说/漫画里的角色跑出来啦”的故事。想说是RE:C设定又有点似是而非,某种程度上参考了《食梦者》,并不了解真正的编辑部。

来到神代之地的角色会越来越像自己原型。

盖爷那边是因为原型是王昊所以顶着王昊的脸的“最后的大魔王”,说要毁灭世界却一直在周延家蹭吃蹭喝,来到神代之地的第一天就开始沉迷RPG。

桥那边背着编辑部在网上连载了四格漫画《rainbow》,拟动物画了一些编辑部的日常,忧心忡忡从盖哥那边回来,一开门一只盖兔兔在餐桌上搔耳朵。

想不出来主线,咸鱼。

黑户梗的脑洞延伸

最近想写黑户那个脑洞,@良药 姑娘和我说起顶罪梗之后脑洞就脱缰了。

一个是哥哥给弟弟顶罪,一个是弟弟给哥哥顶罪,都保留了“周延比盖大两岁,弟弟盖爷是个黑户”的设定。

差两岁的兄弟为什么会长的一毛一样呢,我也不知道:D

觉得这个脑洞的精髓在于,盖爷老愿意唱自己没读过书,满足他:)

【哥哥顶罪】的

为了加强戏剧性,不是jhsy背景了,类似于《猎杀星期一》,暗搓搓会有《1984》的隐喻。

21世纪后半叶,全球人口爆炸,强制而严格的一孩政策,第二个孩子生来背负死罪,双胞胎也不例外。

但每一个时代,所有禁止的事,都有一些可以包容它的灰色地带。盖就游走在这些灰色地带当中,小打小闹不少,违法乱纪的事倒真没怎么做过,更多时候是找个比KTV还便宜的出租录音棚录歌玩,晚上就去酒吧唱唱歌。他唱歌好听,有时候还去“外面”唱,没合同,现金日结,留底留的周延的身份证。

黑户们大都这样,没法谋正经营生,常常在边缘撞运气,若是撞出了灰色地带,在“外面”那些白晃晃的地方犯了事,这辈子也就到头了,还要连累一家老小。
所以在“外面”唱歌和客人打架捅了人的时候,盖爷以为自己完了,所以怕了,所以跑了。

他不知道自己很走运。

他走运在,周延给他顶了罪。

盖爷捅了个官二代,屁大点伤判了两年零九个月,周延算了算,坐三年牢比没了弟弟划算。

周延是正经艺术类大学录音专业毕业的,从大二就开始接活,有好好的正经工作,但是喜欢和盖去“里面”玩,出租录音棚的转椅海绵已经塌的掉渣,上面左一块右一块黑漆漆的污渍,看着像有年头的口香糖,不知道到底是什么,设备也差,可他就是喜欢来,那里看起来像10年代电视剧里出现的场景。要说向往倒也没有,可能只是因为从他十岁往后就是盖带着他玩,和他这个在学校读书的哥哥比起来,盖自然会玩的多,他习惯了。

就像他习惯了替他弟弟顶包。第一次是小学的时候,带同学来家玩,出去买了个汽水,回来就看见他带回来的小伙伴蹲在楼门口哭。

盖爷也习惯了,周延的校服从来要去内务处多买一套,给盖爷套在里面穿。后来,同学里每次开始说周延是疯的,他就知道盖又惹事了。

他有时候也会想想盖越来越野了是不是也和这有关系,每次都是自己和人私了自己和人道歉自己和人“哥啊你看就一笔勾销吧”,但是怎么改呢,改一次,说这事儿不是我干的,他弟弟的这堂教训可能就要拿命学了。

监狱是个从里到外都很干净的地方,囚服雪白雪白的,一副进来就让你改过自新的架势。

监狱外的盖跑到重庆后想联系周延,想让他哥找好认证,一口咬定那天晚上他没去过酒吧就是了,反正他本来就没去过,应该也不难,这事儿和以前他跟那些混子们打架不一样,他不能连累他哥。但是怎么联系都联系不上了,他以为他哥终于不想和他再有来往了。后来有了GO$H,认识了C-Block和老道,开始和红花会的崽子们开始纠缠不清。

再后来,他在自家门口看见他哥。

周延给他一个实落落的拥抱。

“盖啊,咱们去没有黑暗的地方。”

【弟弟顶罪】的

还是当代的jhsy背景。

周延去重庆看弟弟的时候被来寻仇的人堵了,防卫过当判了四年,盖觉得那是来找他寻仇的人,这个大牢本来就该他来蹲。

盖这个时候已经和老道在一起了,老道时不时就就往牢里送beat,探视的时候他就把写好的唱给老道听。

出狱那天是王昊那个小**崽子在车里等自己,跟他说上车吧你哥等着给你接风呢。

盖整个人wtf。

嗯还没想好,大概是周延和日天在一起了,周延以前就时不时会给盖做beat,有次盖去西安找哥哥做歌,发现周延在这边其实挺受挤兑,在大狱里转了一圈变得狠了的盖爷护哥哥的故事。

两个脑洞的周延和盖都是亲情,哥哥顶包的那个还没想好感情要怎么安排,倾向于GO$H内销
太太壳盖文里的桥太帅了,第一个我要写桥盖ᕕ•́ݓ•̀ᕗ

脑洞

乱七八糟的脑洞(们),可能是因为看了白夜追凶
打了皮盖贝盖但不是大三角

【一】个是
周延和盖是兄弟,盖比周延小两岁,因为计hsy,是个黑户,拿着周延的身份证去参加zgyxh。
周延一直老实(x)上学拿了个录音的专科学历,盖爷就在街上旋,街头混起玩嘻哈,有时候周延会给GAI做beat,GO$H知道,别人不知道。
贝贝和盖爷从《只手遮天》以后一直没断,GO$H知道,红花会不知道。
王昊在节目之后碰到了周延,迎面过来看到捂得严严实实的他,觉得有什么东西很不一样,别扭,不对劲,王昊归于丑盖有名声了开始装了开始漂了,隔着老远叫了一声“周延!”,周延一看哎哟是弟弟认识的人,为了不穿帮就应下了,王昊更觉得浑身不得劲,面前这个人和盖歪着嘴嘲讽人的时候不一样,和他海选之前嘿嘿笑着和自己打招呼的时候也不一样,就是那里不对,一时好奇为了搞清楚到底哪里不对就问周延要不要去喝一杯。
越喝这种感觉越强烈,但是不是别扭,反而是越看越顺眼。
周延喝醉了不耍酒疯,头一歪就睡觉,可能兄弟俩各随了爹娘吧,王昊把他送回家,用他的钥匙开了门,就看到盖爷和来看盖爷的贝贝。
王昊:??????
贝贝:????!!
周延:zzzzzZZZZZ
盖爷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盖爷(反醒过来了):王昊我rnm你把我哥怎么了!!!

【二】个是
白夜追凶和无证之罪混合paro
盖爷和周延是双胞胎,盖爷以前犯了事儿被下放成片儿警,成了那种“这不是盖爷…啊不是不是,周警官”的片儿警,市里发生了连环杀人案,专案组把他请回去做参谋,越查越查,证据却都指向周延
嗨呀没有贝贝和王昊嘛事儿,大概是盖延盖内销吧

【三】个是
盖爷是周延的背后灵,只有王昊能看见。
王昊和盖爷好上了,周延和贝贝好上了。
我哥们和我对象的背后灵好上了,现在我们要三个半人出去约会,怎么办,挺急的,在线等

……………我这都想的些嘛啊

有哪个太太喜欢的话求拿走!求领养这些洞!!